秋風起兮雁南歸

? ? 風是秋天的風,雁是南歸的雁。

這時節,莊稼都收割完了,牲口被隨意地牧放在田邊地頭;顆粒都歸倉了,小憩的農人們臉上寫滿了笑意。天空也出奇地寧靜而高遠,蔚藍而又澄明,一切都處在一種顯現、開敞和領悟的狀態。于是在天地之間,每一個長者都仿佛是一個智者,他們訓練孩子們的課目很多,比如晾曬糧食時要看管好雞鴨,比如背誦手抄本《千家詩》時一定要用心,比如上山打柴下水摸蟹時要格外小心等等不一而足。而我的爺爺則常常讓我在戶外“聽秋風,數歸雁”。
山地的秋天是放牧最輕松的季節,也是牛群、羊群和馬群最自由的季節。這樣的日子,我學會了和年邁的爺爺一樣,在田邊或地頭,獨自一坐就是半天。我也不知道自己從什么時候開始,跟爺爺學會了一種認真體驗和品味秋天的生活方式;我只知道在整個秋天里,每天都少不了在靜靜地觀看、靜靜地傾聽和靜靜地默數。我靜看的是秋天在如何調配季節的顏色,我靜聽的是秋風在如何醞釀季節的寒涼,我默數的是南歸的大雁是用單數還是用雙數抒寫著大大的“人”字,以至于學校老師布置寫《秋天記事》的作文題時,我滿紙都是有關“聽秋風”和“數歸雁”的感受記錄,其結果是語文老師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批評我,說你怎么就寫不出與豐收喜悅關聯的積極意義文章呢?那是不能自由思想的年代,我卻犯了自由思想的毛病。
在山地“聽風數雁”的日子,是我生命歷程中最值得回望和眷戀的日子。畢竟在這樣的日子里,一臉慈祥的爺爺最終長眠在一座我們曾經一起聽秋風和數飛雁的山岡上。后來我從父親的口中得知,爺爺喜歡在山岡上目送南歸的大雁,原因是他日思夜想的故鄉,就是在大雁前去越冬的南方。為了躲避戰亂,他早年間隨古道馬幫流落進高原,后來在山地成了家,有了一種義務與職責,便把他鄉作故鄉,從此再也回不去他的出生之地了。父親所說的話,曾讓我陷入長久的沉思。我不知道習慣于在秋風中仰望天空的爺爺,在其大半生里默默目送過多少南歸的大雁,但我能理解一個不能歸鄉的游子在異鄉是如何忍受著鄉愁的煎熬。記得有一次我問爺爺,天空中那些排成“人”字形飛行的大雁,為何被我數來數去都是雙數而沒有單數?是不是我心不靜而沒有數對?爺爺不無憂傷地對我說:“你沒有數錯,應該是雙數,也只能是雙數,因為單雁不遠飛哪!”多年后我才頓悟,原來當年爺爺的話中還有話啊。記得有一年南歸的雁群在我的目送中突然掉落了一只,于是急忙把情況報告給爺爺,爺爺聽后二話沒說就拉著我向落雁哀鳴的牧場奔跑。在牧場的一片金色草叢中,只見一只紫褐羽毛、腹部雪白的大雁在不停地掙扎著。爺爺輕輕地抱起大雁認真查看有沒有受傷,接著再摸摸雙翅緊貼的腹部,然后憂傷地說,是太老了,皮毛下一點脂肪都沒有了,還有什么體力再遠飛呢。不過慘的是另一只大雁了,它也因此不會飛得太遠。盡管有爺爺的精心護理,但三天后大雁還是死了。爺爺領著我在南山里埋葬大雁的那一天,一個從南邊來的遠行客告訴爺爺,兩天前他途經一個牧場時也看見村人在埋葬一只死去的大雁。爺爺聽后不再言語,兩行淚卻涌出了眼眶,掛在皺紋密布的臉頰上……
多年后的今天,我謀生于由故鄉出發一路往南數百公里的一座美麗城市,城南的山岡上豎有一塊“鳥道雄關”的古石碑。每至深秋,許多候鳥都要經過城市上空,一路飛往南方過冬。也許為表達一種情懷,也許為履行一種儀式,但凡年年秋末,我都要抽時間幾次前往城南的山岡上,避開人聲喧嘩的觀鳥景點,選取一個僻靜之處席地而坐,然后傾聽山風翻動草木的聲音,仰望云朵擦洗遼闊的天空,期待南歸的雁陣映入眼簾。然而,十之八九等來的卻是失望與遺憾,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我能做的就是在內心努力營造一個澄明與開敞的疆域,然后靜聽內心的山風,默數內心的飛雁,從而在容易迷失自己的年代,盡可能地守護自我和保持自我。
秋風起,雁南歸。對遠離故土幾十年的我來說,一度多么美好的“聽風數雁”已成如煙往事,可在晚秋寒意來襲而每每想起時,內心深處還是少不了涌起溫暖的綿綿鄉愁。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評論

相關文章

    沒有相關內容

簡 介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會員注冊 | 網站糾錯

白銀新聞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白銀日報社承擔本網站所有經營業務、內容更新和技術維護

本網舉報電話:0943-8305617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808257)|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甘新辦6201009)| 備案序號:隴ICP備08100227號

甘公網安備 62040202000172號

Copyright ? 2006-2019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白銀日報·新聞中心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